追蹤
一隻兔子和一隻貓
關於部落格
服裝道具定製請至工作室BLOG
Onyx Rare Cosplay Studio 喔^^
更新會優先至Worldcosplay or FB粉絲團
天空放相片集為主(好久沒更新啦)

售物 & 預定 & COS歷 請至佈告
平時噗浪廢人ing 帳號同天空XP
  • 1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2

    追蹤人氣

命運傳奇2終章後之──夢終時落雪



───以下是內文───



蒼白,是這裡唯一的寫照;大地反著光輝,襯著臨空落下的一片片雪花。 這曾經是少年最討厭的景色。

原本他自認已是一個了無牽掛。
可從何時開始,他對這冷冽氣息感到一絲不捨,又也許不止一絲。

啊……是因為誰呢?

──雪還是一片一片不停下著。



命運傳奇2終章後之──夢終時落雪



雙腳踏入雪地裡行走的聲音,達‧達響著,在因太過寧靜故更為突兀的冬天裡喧鬧;黑髮少年雙手緊拉著深紫色的披風,雖然雪遮蓋了視線,但還是隱約可見到他那輕蔑的笑。

──為什麼我還在這裡?

他一身的黑,蓋不住內心的情感,他不知道這個世界還留著他是為了什麼?而世界的白,卻也給他無言的解釋,這讓他不知道該往哪裡,只能漫無目的的往前。

看著地上深深的積雪、還有不停打在頰上的風雪,頓時,一向堅強的他不禁讓眼框含了淚水:啊……到底哪時候才能放走我呢,這個殘忍的世界?內心浮出的字句,卻也始終沒有答案;好不易淚水又被那紫色的雙曈嗜了回去,他顧了一下四周,只見棵灰白的大樹就在附近,他索性走去,將絨布材質的披風包裹在身上,坐了下來。

不知不覺,他又進入了比雪地還要寂靜的夢中。
但曾幾何時,夢是他最害怕的地方。

──不是早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嗎?


「白雪飄──心蒼蒼──」少女的歌聲,在他的耳邊回繞;她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也是黝黑的長髮隨著冷風擺盪,綠色的雙曈閃著白色的反光。

他似是感覺到一個許久未見的人,他曾經也是永遠最珍惜的人,此刻就在他的身邊,是夢吧?他認為這樣就已經很奢侈。

──那就永遠不要再睜開雙眼了吧。

「瑪莉安──!」紫色的雙曈突的打開,他的聲音卻很快的就被風聲吞噬,連少女的歌聲也是;他失望的低下了頭,把披風拉的更緊了些:果然只是個夢嗎……。

「你認識我的母親嗎?」少女的聲音雖然微弱,但還是可以聽的出來就在上方,他驚訝的抬頭一望,黑髮的少女從樹上躍了下來,她微笑著,就像她以前一樣。

──這就是留我下來的意義嗎?

他望著少女,試圖想要說些什麼,腦中字句卻像是被糾葛住的細線一般纏繞著怎麼解也解不開,他亂了,雖然他不知道現在自己是處於什麼樣的時代,卻也從未想過,會就這麼輕易的碰上有關於她的人,他不是沒有期待過再見到她,但他總是認為他已經再也沒有體會幸福的資格,於是他不知道自己該為現在內心的欣喜做什麼反應,又是自責、又是開心。

「她就在這裡喔!」少女的笑容露出微微的苦澀,她清澈的雙眼滲出了一些晶瑩的液體,但少年並沒有發現,只是聽到這句話,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躍了起,抓著少女的肩膀激動的問著「真的嗎!?」

「……嗯,她就長眠在這顆樹底下。」少女的頭低了下來,笑容不再,她的淚水被風吹落,滴在遠處的雪地上,雪給淚的熱度融了一點,又平復。但她很快的就又抬起了頭,綠眼正視著幾乎停滯的紫色雙曈,在他的眼中來看,她現在就像是她母親一樣。


「你叫做什麼名子呢?」

──裘達斯……不、是里歐。


他的心跳從遇見她開始,就沒有平復過,不知道是為了瑪莉安的死而心痛,還是為了她有幸福的過完下半人生而喜悅,他的背靠著那棵大樹,聽少女說著與母親的故事,眼神仰望著灰霧的天,不知道該是擦掉眼前的水,還是止住嘴角的笑。

而少女邊談著,邊是在觀察他的面貌,她悄悄的打開胸前母親留下的那個遺物,一個項鍊相框,看了看裡面那個黑髮紫曈的少年,邊看著眼前這個名叫里歐的人;她發現,對他訴說越多,他們的氣質就越像是同一個人,而他不知道,他原本封閉的感情已經漸漸的表露在外。

「里歐先生要不要到我家來看看?如果不嫌棄的話。」她的笑臉遮蓋了里歐的視線。

「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子。」他露出了淺淺的笑。

──如果你需要,就叫我母親的名子吧。


里歐就這樣介入了瑪莉安的生活,他在她們家住了下來,彷彿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只是這次他們再也沒有階級的差別,他過的很開心,也很痛苦,開心的是跟瑪莉安的幸福,痛苦是內心的煎熬;他知道她只是瑪莉安的女兒,不是瑪莉安,但他卻還是理所當然的把她當作替代品,他很不捨,卻情不自禁。

──就讓我在離開之前,再背負最後一個罪名吧。

她何嘗不知道里歐只是將自己當成母親的代替品,但她不想要再看見第一次見到他時,他那樣讓人畏懼且充滿防備的眼神:他如果永遠像照片那樣笑著多好,她只有這樣的願望,她不奢求自己在里歐心中的地位可以超越她最深愛的母親,她小時候就知道他為了母親所做的一切,她在這個時代,可以遇見他,對她來說已經是最大的恩典了。

──我只能代替母親做她未完成的事情。


「里歐──我們快點過去!那裡居然開好多花耶……好漂亮~好漂亮!」冬末春初,她們來到了再次相遇的地方,也是埋葬瑪莉安的地方,只見原本的景色換成了一片雪白的花海,但那雪白卻不蒼白,在雪白中帶著青草的顏色,還有縷縷的清香;她拉著里歐的手,躍入花叢,笑著,而他現在也能露出最真心的笑容。

──瑪莉安,妳看到了嗎,我已經得到了幸福吧。

「瑪莉安!」他呼喚著對她的稱呼,把少女的手拉近,將她擁入懷中,她嚇了一跳,臉上盡是紅通的一片;以前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讓她傾心,但她在見到他的第一刻就跟母親愛上了同一個男人。

──但是我不是瑪莉安啊!

「里歐……我…。」她的心很痛,卻無法將內心的感覺說出來,她知道她永遠只是個代替品,里歐對她只有憐憫與移愛,並不是真的愛她這個人。

「對不起。」他的眼睛看著少女,眼神轉為不捨,他知道她想說什麼,可是再也沒有那個勇氣去聽,他再次遇到了她以後,他就發現他變的懦弱了,他也需要一個依靠的人,他知道把這個重擔放在一個小女孩的身上是一個錯誤,可他還是無法放下現在所擁有的幸福,他想,他永遠還是一個罪人吧,沒有再次贖罪的可能。

說了抱歉之後,他親吻了她,他的瑪莉安。


「我的名子,叫做──。」少女閉眼,淚落了下來,露出最痛苦的笑。

四周的花隨著她所說出口後吹來的寒風向上飛散,景象很美,美到跟她們的相聚一樣永遠不可能是正確的,花瓣隨著寒風飛去,帶來了灰色的天空,她知道里歐不是屬於這裡的人,今天之後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對方了。

「妳永遠是我的瑪莉安。」里歐抱住少女,也落下了眼淚,說了身為罪人的最後一句話,最後背負了最深最深的罪,承受最後的心痛。

灰色的天空漸漸越深,整個世界又變回了暗色,緩緩的雪花又飄落,世界又回歸成了蒼白,他的身體發出了螢光,雪落,而里歐的身影和擁抱的力量卻一點一滴的消失在少女的身上,變成泡沫飛去……


──罪就是我的命運,我想,這次我終於能夠被命運所放開了吧。


原來,夢在結束的時候,落下的不會是雨水,而是更冰冷的白雪啊。

──謝謝妳,瑪莉安。


                     里歐‧馬格那斯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