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隻兔子和一隻貓
關於部落格
服裝道具定製請至工作室BLOG
Onyx Rare Cosplay Studio 喔^^
更新會優先至Worldcosplay or FB粉絲團
天空放相片集為主(好久沒更新啦)

售物 & 預定 & COS歷 請至佈告
平時噗浪廢人ing 帳號同天空XP
  • 104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2

    追蹤人氣

厭戀─遲來的告白前傳

厭戀──遲來的告白前傳 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這個地方──熱。熱到了極點的熱,可以把人燒死的熱。 她在地上爬行,狼狽的模樣很好笑,風沙不停的吹入她的眼睛、她的衣內,她實在是快受不了了,恨不得直接撞沙自殺,但是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只好繼續爬、繼續爬,沙子燙得她的手紅通通的,也痛得她真的很想把手剁掉,不過這又是天方夜譚:誰是那種會把自己手剁掉的神經病!她這樣想著。 這時突然刮起一陣大風,快把她從沙丘上吹倒,但她背上坐著的那頭灰白色老鷹──逸灰依然悠哉;她不停的在胡思亂想,想說乾脆把逸灰殺了喝掉牠的血算了,可是牠是她的老戰友,沒有牠,她就毫無打獵的能力,就怪當初要學弓術的時候不好好學,只想著學些可以偷懶的東西。 「神啊!我要水!我要水──嗚嗚嗚。」 她終於受不了的躺在沙子上面,逸灰被這個舉動嚇了一跳,趕緊飛起來,再坐回她的身上,不然可能會被她悶死在沙子裡面;上頭的太陽熱的要命,刺的讓她不得不把頭偏到另一頭,還在擔心她露這麼多塊皮膚會不會抵達城市時已經成了一個黑人,她不想要變黑啊!她還在青春年華呢! 「死人?在這麼熱的地方死掉也不足為奇啦。」 突然的黑影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她彷彿來到了天堂,欣喜若狂,眼睛看到了身邊那紅色掛袍花紋以及紅褐色的褲子,往原本有刺眼太陽的地方一看,是個男人,身穿著祭司的服裝,他有著一雙神秘的黑眼,銀白色的頭髮,讓她看得不禁呆了:啊!一定是神,神派天使來救我了! 「啊啊啊──天使,你有水可以賞我嗎?我好渴,快要渴死了。」 她迅速的坐了起來,眼睛發亮的看著那位帥哥祭司,剛才的無力感全部消失,她那一刻深信這是天使的能力,殊不知兩者根本毫無關係;不過她似乎迅速的知道了事實,男祭司看到她的活力,只露出一臉可惜的模樣,拉了拉袍子轉身就走,毫不管她再這樣下去是不是真的會成為死人;她氣炸了,大聲的叫喊,祭司卻將自己當作聾子一般,頭也不回的繼續前進。 「沒良心、廢物、惡魔、娘砲、聾子、沒水準、去去去去去去去──死!」 祭司消失在風沙裡後,她終於死心的站了起來,還不停的咒罵著那位先生,逸灰又被她嚇了一跳,再次急急忙忙的飛起來然後停在她的肩膀上,她現在活力都來了,因為她已經下定決心,要把那位祭司揪出來,好好的扁他一頓她才爽快,以前村莊的男人都對她必恭必敬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現在惹到她了,非不把他教訓到哭爹喊娘她不甘心! 「逸灰,追蹤氣味。」 她的眼神回歸於冷靜──噢不!應該說是另外一種興奮,興奮的想像著那男人跪在地上求饒的樣子,別看她這樣,她其實是斐楊村這屆獵人大賽中的第一名,也是村內最有名的美女獵人,追求者甚多,但卻沒有一個能夠吸引她。 她甩了甩褐色及肩的長髮,眨了眨跟髮色相同的雙眼,她叫梓宿,現在正要去復仇──對,你沒聽錯,她說這是復仇,就是復仇。 「呼,終於到了。」 祭司看著眼前的城牆,撥了撥額前的髮絲,露出淺淺的微笑,腦中卻反常的浮現某人的身影,他似乎是被她那美麗的小臉蛋嚇著了,可人的聲音也在耳中迴盪不停,他皺了皺眉,他可是神職者,使命並不是到處談情說愛的,但他竟在心裡留下了她的倩影,這種心情使他自責了一會兒,不過還不影響他現在去做該做的事情。 這裡是夢羅克,在盧恩─米德加爾特王國的南方沙漠中的一個綠洲城市,主要分布在南方沙漠的人民幾乎都居住在此城,所以這城說大沒有首都─普隆德拉大,但也是王國中屬一屬二的繁榮城市,其中最有名的是此城的夜景,據說這裡的星星每夜出現的數量都是多到數不清,月亮是全王國最圓最亮的,很多冒險者也都慕名而來,更有許多人因為愛上這裡的星光而定居。 「現在也快黃昏了,我看就先去投宿吧,畢竟應該得待上一陣子。」 再次飄起的是男祭司的袍子,他拋下方才那些想法,決定先行動再說。他其實是普隆德拉大聖堂的神官候選人,因為這裡離金字塔、史芬克斯迷宮很近,受傷的人比一般的城市要來的許多,所以很缺乏治療人手,才先放下成為神官的志願,自願來這幫忙眾多受傷的旅人恢復健康,。 他漆黑的眼珠子散發著神采,與銀白色的頭髮互相輝應,他叫冷夜冰心,正要開始自己的新任務──卻沒想到這任務一拖就是好幾年。 「呼──哈!呼──哈!」 梓宿抓著旅館櫃檯喘氣,那種氣喘呼呼讓櫃檯小姐緊張個半死,趕緊倒杯水給眼前這個全身已經被曬的紅通通的梓宿喝,只見她抓起杯子咕嚕咕嚕的一口就把水灌在肚子裡面,見底的杯子被大力的放回櫃檯,磅的一聲又足以讓小姐的心跳多跳幾下;恢復了不少的梓宿,趕緊向小姐要房,因為逸灰的追蹤絕對不會有錯,那個死男人的確是住進了這間旅館而且現在還尚未離開,但不知道是在哪一間房,所以她暗暗計算著要趁那傢伙睡個半死的時候偷偷進入房間偷襲。 「對、對不起,我們只剩下一張床,但是那是間兩人床的房間,另一個床位已經有人睡了。」 小姐緊張的樣子使聲音有點顫抖,她很怕梓宿又突然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尤其是剛才暴力的表現已經夠讓她害怕了,現在已經沒有空房的消息還不知道梓宿會做出什麼舉動,只好安排一個不可能有人想要睡的地方給她。 「沒關係!我住了,請給我房間鑰匙,謝謝妳。」 梓宿暗暗的笑了一下,幸好還有床位,她才能潛入這間旅館,不管是不是兩人房三人房還是四人房,總之可以讓她進的了裡面就行;由於心情好了不少,她的態度也跟著三百六時度大轉變,道謝的時候還對小姐微笑,那樣可愛的神情還有無厘頭的決定還是讓小姐愣了一下。 「三六八、三六八──。」 她走在這旅館的長廊上,發現這裡意外的大,裝潢也相當美麗,真不愧是觀光興盛的一個地方;然後她開始數著房間號碼想要趕緊將行李放好,但卻絲毫沒有發現身後的逸灰正緊張的揮舞著翅膀亂飛。 接著梓宿找到了門上掛著三六八這三字門牌的房間,這間似乎特別的不一樣,因為門把下方,有一個聖十字的浮雕,她覺得很眼熟,但是卻不知道在哪邊看過,反正管他的,鑰匙插進去轉開就是了! 冷夜坐在床旁,一腳跨上另一隻腳,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拿著聖經,原本想專心來複習一下內容,結果外面一直傳來鳥亂叫的聲音,使他無法定下心,他有點生氣,想說這麼晚了怎麼還有人在走廊吵鬧: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騎士或獵人?他嘆了嘆氣,決定出房門看看。 「喀啦──。」 一開門,兩個人對眼相視。呆滯的兩人間先是逸灰放棄了鼓譟,牠輕輕的停在梓宿肩膀上,令梓宿愣了愣,才意識到現在的情況,她突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內心想好的計畫全部一掃而空,她原想直視他的眼睛好好給他瞪個兩眼,卻在雙目交會的那一刻紅了臉頰;而他腦中突然閃過她那時求救的眼神,又見到梓宿像隻小貓似的看了他一眼,內心雖有悸動,還是只冷冷的又別過頭。 「妳有什麼事情嗎?」 冷夜的聲音聽似冷冽,他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表現友善,他雖想多看一會她那可愛的臉龐,但現在轉回去就太丟人了;而梓宿真的十分不知所措,她看著冷夜那帥氣的背影,腦裡全部都是他看著她的那個畫面,她突然覺得,也許他真的是個天使。 「呃、呃──我是睡你旁邊床位的旅客,我叫梓宿!」 她一股腦的把話全部都說了出來,然後帶著自己的包包走進比較裡面的床旁,她第一次遇過這樣的男子,今晚又要跟他睡在同一間房間,現在滿腦子就只顧著盯著空床胡思亂想,完全沒有注意到冷夜已經在收拾自己的外袍以及行李,直到她發現的時候,冷夜已經悄悄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他壓了壓額頭,坐在旅館交誼廳的沙發上面,他不知道剛才的那些反應到底代表了些什麼,看著手上的行李,卻發現聖經放在床上沒有帶出來,嘆了嘆氣,只好把外袍蓋在自己身上,靠在沙發背上輕閉著雙眼;過了一會兒,他的眼睛再度睜了開來,他發現他根本就睡不著,滿腦子都是梓宿,無奈的拍了了拍雙頰,他想,這是神的旨意嗎?是神給他的考驗嗎? 不知不覺,他也漸漸的失去意識。 「叩叩──。」 隔天,他一醒來發現時間已經快要中午了,他還得辦正事,於是緊張的來到了三六八的房門前,敲了敲門,發現裡面沒有回音,再敲個幾下,還是沒有,他想:梓宿應該已經離開了吧?便從口袋內拿出了鑰匙,什麼都沒想的就走了進去。 「唔嗯──我吃不下了,嘿嘿嘿──。」 他轉身關門,卻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是誰!他轉過頭去,看到的景象讓他嚇了一大跳:梓宿抱著枕頭、棉被有一半掉到了地板上、細白的腿都露了出來、髮絲還很柔順的披在床上,他開始心跳加速,且不知道哪時候已經來到了梓宿的床邊。 他緊緊的盯著她的臉龐,細細的看了許久,然後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他可是神職者,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他內心的罪惡感在上升,但愛戀的證明還是在撲通撲通的跳著。 他坐在床邊,閉上了雙眼,輕輕的、輕輕的朝著梓宿的嘴唇吻了一下。 然後他猛然的站了起來,手不停的比著十字,他碎碎的念著對不起,然後拿了扔在隔壁床上的聖經,以及他丟在旁邊的行李,迅速的離開了房間。 而往後的轉變他說是一種不知不覺,他們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在城內幫忙治療傷患,她帶著逸灰到處的冒險,每天回到夢羅克後就會跑去找他,她時常受了很重的傷回來,他都會很盡心的幫她治療到最好,他們的相處模式開始改變,變成了冷夜每次說話梓宿沒有一句可以頂嘴,他們每天愛鬥嘴,但每次輸的都是梓宿,他說他不會表達自己喜愛她的心情,卻只能用這種方式來陪伴著她。 他們也還是住在那個有聖十字浮雕的房間,聽說那是以前的神職者專用房,所以才會有那個浮雕貼在門把下方,他每天中午一定會把梓宿叫起床,然後一起去吃中餐,有時會跟她一起去冒險,而許多時候是留在城內幫忙,其實她不知道,在每天起床之前,嘴唇上的印記是絕對不會少的,他原先還會傻傻的說著對不起,後來就越來越理所當然。 他對於其他的人都是一貫的冷淡,跟他的名子一樣,他不會喜歡去交太多朋友,唯一的好朋友只有跟梓宿是舊識的努恩,其他的人他都只是義務的幫忙,幫完忙之後就什麼聯繫都沒有了,每天晚上跟她一起賞星光,則是他最大的快樂。 梓宿她何嘗不喜歡冷夜?她覺得他是個大笨蛋、是個沒良心又狠毒的人、而且常常使她說不出話來,但是她就是每天都惦記著他,她覺得他真的是她的天使,沒有人可以取代,而每天中午前唇上那溫熱的感覺,她還是無法確定是不是睡在隔壁的他。 「啊啊啊!你最最最最最──討厭了!我今天死都不回房間,我才不要看到你,哼!」 他們今天又鬥嘴了,首先發難的是梓宿,她賭氣的說個不停,且還叫逸灰去啄冷夜的銀髮。 「隨便妳,到時候就不要自己抱著枕頭回來。」 他自信滿滿的看了看梓宿,他看著她生氣的樣子,真的好可愛,他睜著眼睛,欣賞著她的臉龐。 「看什麼看!」 她突然發現這樣灼熱的視線,且和他四目相對,她臉全都紅了起來,隨便胡亂罵了一句就別過了頭。 「沒什麼,睡了。」 冷夜起身準備走回房間。 「你自己走喔?」 梓宿抓著沙發上的抱枕。 「剛剛我好像聽到誰說今天死都不回房間的?」 他背對著梓宿,臉上淺淺的笑著。 「有嗎?我什麼都沒聽到啊。」 她露出可人的笑容,褐髮隨著動作飄了起來,她趕緊跟上冷夜的背影。 他們不是戀人,也不是夫妻。 他說他們是好朋友。 她說她們是死對頭。 他們互相都說最討厭對方,但是關係卻也最緊密。 我說,他們是冤家,只是一對一開始就住定在一起的冤家吧。 〈全文完〉 2005年10月 伶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