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隻兔子和一隻貓
關於部落格
服裝道具定製請至工作室BLOG
Onyx Rare Cosplay Studio 喔^^
更新會優先至Worldcosplay or FB粉絲團
天空放相片集為主(好久沒更新啦)

售物 & 預定 & COS歷 請至佈告
平時噗浪廢人ing 帳號同天空XP
  • 104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2

    追蹤人氣

遲來的告白

──僅以此文獻給當時還是朋友的我們。 遲來的告白 在盧恩─米德加爾特王國的南方領地,四處是沙漠遍布,人煙罕至。但是,在沙漠內的一個城市,卻是王國屬一屬二的大城市之一。白天雖不如首都──中央城來的熱鬧、晚上雖不及海洋之都──克魔島來的美麗,然而,這裡有的景色是別的地方所沒有的──樸素的房屋、簡單的色彩,以致於這裡有著許多定居在此的人民。這是個什麼城呢?我想你已經知道了,就是坐落在沙漠西南方的沙漠之都──夢羅克。 晚上的夢羅克,前面提到了,並沒有克魔島那樣的燈火通明、色彩艷麗,不過,這個城市它也有另外一種美麗的景色─明亮的星光。由於這裡是沙漠的綠洲,樹木不多、且不高大,加上這裡的大土地,不需要將房屋蓋的太高,所以這裡的觀星的視野是所有城裡面最好的。在這裡,你可以看到最明亮的星星,最圓最大的月亮,以及比每個城市寧靜許多的環境。 「你很奇怪!誰說老鷹不能吃青菜的,為什麼牠就一定得像個野獸一樣吃那些噁心的肉食呢?」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在夢羅克的角落,有一位女獵人似乎不懂得欣賞寧靜的美,卻非要破壞這樣的氣氛。她的聲音從嘴巴竄出,再從她前方那個男祭司的耳朵滾入,由小聲轉為大聲,十分的可怕,看來,她快要氣炸了。 「我沒有這樣說,是妳自己說的。」 男祭司看來絲毫不為所動,他輕輕的拍了拍耳朵,搖了搖頭,以非常沉穩且具有磁性的聲音說出令人非常刺耳的話,這位男祭司似乎比那位女獵人來的高竿許多。 「而且,老鷹本來就是種肉食性動物,妳的生物似乎還得再加強一下了。」 他又開口,臉上擺著親切可人的微笑?我看,那應該是種諷刺的笑。 「你──你────!」 女獵人氣的跳起來指著悠哉坐在自己前方的男祭司,口中喃喃的說著〝你〞,她好像正在她的腦中尋找合適的辭彙來好好的教訓這位老是喜歡跟自己做對的傢伙,她快受不了了,為什麼每次跟他吵架都吵不贏,還得跟他認輸,她不甘心啊! 「我?我怎麼了?難道是我太帥了嗎?」 男祭司還是一付老神在在的樣子,眼神飄向已經暴跳如雷的女獵人,看上一看,從嘴裡說出平常人聽到都會把胃中還未消化物體從口中吐出的話,但是,他的長相實在是無法使人照上述所做:一對大而具有神秘感的眼睛,一頭銀白色的頭髮,配上他身上帥氣的祭司服裝,實在是完美無比,我想,只要是被他這雙眼睛盯到的女孩都會為他傾倒。 「你你你──你帥個頭啦!少噁心了!!」 女獵人接到他的眼神,突然感到臉頰正在微微的升溫當中,趕緊為自己掩飾這樣的窘態,不過從她的口吃還是可以明顯地看的出來,她正在為他動心。 而他看到這樣的情況,輕輕一笑,是得意的笑,似乎捉弄她比捉弄別人要來的快樂幾百倍,這時他心裡可樂的很呢,因為他也深深的被這個女孩吸引著,他覺得她的笑容比誰都還要美麗,她害羞的樣子比誰都還要可愛。的確,這位女獵人長的雖然不算美艷,但是,她留著飄逸的褐髮,一雙靈慧的小眼,臉頰的紅暈,如果她肯深深的溫柔一笑,一定也可以使不少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這個帥氣的男祭司叫做冷夜冰心。 而這個可人的女獵人是梓宿。 他們是所謂的好朋友,也是所謂的冤家。 一轉眼,已經是白天了。烈烈的太陽在夢羅克的頂端照射著整個城市,使地板沙子的溫度上升,整個城市也跟著熱了起來,沙漠的氣候在這時後就顯的特別的明顯,有別於別的城市的特別炎熱,也很乾燥。夢羅克的旅館在城市的正中央,就是由於這個特別的氣候,才把旅館建在夢羅克的水道中間,以便於散熱,才不至於使人熱的受不了,這個也就是夢羅克旅館的最大賣點,所以他們每天的生意都好的不得了,從來不會有空房呢。 當然,冷夜昨天和梓宿也是住宿在這個旅館內,他們其實也是定居在夢羅克的居民,跟旅館早就訂下了兩三年的房間契約,兩個人睡同一間房,但是不同床,更顯出他們的關係,是非常曖昧的。就在這時,冷夜悠悠的從床上起來,輕聲的走到梓宿的床邊,那雙眼睛,映出了梓宿的臉龐。看,她睡的多熟啊!冷夜見到梓宿熟睡的可愛模樣,讓他不禁的想要多看幾眼,因為,其實在今天之後,他可能再也沒有辦法這樣子默默看著她,守候著她了,就連昨天的相吵,也是最後一次了── 「小梓──」 冷夜輕輕喚著這個佔據他心的女人,可能是因為剛起床,也許是因為那快從眼框潰堤的液體,他的聲音顯的有些沙啞,但是卻又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深怕他這樣地一面會給這個單純無憂的女孩看到,他好怕,怕她知道了之後,會逃離他,再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樣,開心的跟他開玩笑、聊天、談心。但是,他又希望和她有所結果,不要就只是這樣曖昧的關係,他多想牽著她的手,攬著她的細腰,跟她說他其實很喜歡她。 「唔、唔唔──」 梓宿覺得剛剛似乎有聽到什麼聲音,但是管他的,她正在做著有關於她面前這個男人的美夢呢,至於是什麼美夢,我們則是不得而知了。不過,剛剛的小聲呻吟,可嚇壞了正在陷入愁思中的這位男子,他剛聽到梓宿的聲音時,只見他趕緊轉過身去、站好,然後擺出在想別的事情的樣子。我想,如果被以後的梓宿看見,她一定笑的翻滾在地上,沒想到,這麼酷的冷夜冰心,居然會有這樣子的窘態。 「該去跟努恩他們道別了,我還得在傍晚之前出發──」 他回頭,發現他那美麗的天使並沒有起床,她還睡的很香甜,臉上還掛著微笑呢。就只能再看這一眼了,之後,他就得離開他住了好幾年的夢羅克,去遙遠北方的迷藏森林報名為了除掉巴風特這個 殘忍怪物而成立的組織,能不能活著回來,這個問題的答案還不確定。 「小梓,希望我能夠好好的回來見妳,到時候,我就可以把我真正的心情跟妳說了。」 關上門,他將要告別這裡。 「冷夜──?嗯……應該是去吃早餐了,我再睡一下好了──」 就在他走掉的五分鐘後,讓他魂牽夢盈的這個女孩,她醒了,但是她卻什麼都不知道。 「努恩,我一整天都沒有看到冷夜,他到哪裡去了?」 傍晚,梓宿總覺得不太對勁,每天都按照慣例會叫自己起床的人不見了,去餐廳沒見著他,去問卡普拉,她也沒有印象,怎麼這麼個人就這樣憑空消失了一整個下午呢?就在她要放棄的前一刻,她突然想起,有一個人搞不好會知道,就是他和她的共同好友─努恩。 「呃……他、他現在已經不在這裡了──」 努恩是個商人,他開的店叫做〝最後的晚餐〞在夢羅北門下方早已營業以久,所以也小有名氣。他抓著頭,似乎為自己沒替冷夜的不告而別做隱瞞而感到對不起他,這是冷夜千交代萬交代的,叫他千萬不能說出去,因為他深怕那個讓他最擔心的人會傻傻的跑去找他,但他還是說出來了,他其實早已對這對冤家擔心了好久啊!希望這次之後她們就能夠有情人終成卷屬,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在?那他是在哪裡,他又沒有跟我說他有要去別的地方,你騙我!」 梓宿感到非常的驚訝和不敢相信,但是努恩他又把原委說的像是真的一樣,而且,冷夜之前的確有說過他想參加這次的事件,因為他覺得人活這麼大,沒有做過什麼驚心動魄的事情實在是太可惜了,但是,自己怎麼都沒有注意到呢?他哪時候去報名的,哪時候準備要離開她的,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啊!她還有話沒有跟他說啊! 「不行!我要去找他!」 梓宿站了起來,叫了叫卡普拉,把攻擊怪獸需要用的物品都帶在身上,不管努恩的勸告,就從夢羅的北門奔了出去,她的眼淚在流、隨著風飄,她好傷心,為什麼每天與自己睡同個房間,而且最在意的人卻要不告而別,她不想要他自己一個人在遠方戰鬥,她想要和他一起去,至少有個照應,而且,她還要把最想跟他說的話說清楚,讓兩個人的關係改變,不管是好是壞── 這天,在要到達王國首都──普隆德拉前的一個小棧,來了一個長的帥氣,眼神可以殺死千萬女孩的男祭司,沒錯,他就是冷夜冰心。經過兩三個月的奔波,他終於快要到首都了,首都他沒來過幾次,印象中只有在他轉職成服事和祭司的時候來過,其中,轉成祭司的時候,還是梓宿陪著的呢──想到梓宿,他又不禁陷入了思念當中,他多想再次見到她的笑臉,可愛的笑聲,還可以有意無意的捉弄她一下,但是,現在都成為了夢想,她在多遙遠的南方啊,要中途回去也不可能,他的決心早已定了,不是嗎?可是──他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無止盡的想念。 「唔──這裡以前和冷夜住過,今天已經很晚了,就進去睡一覺吧。」 這時,梓宿站在小棧的門口,喃喃自語著,她不知道,裡面有個人現在正在思念著她,而裡面的人,也不曉得,自己日夜想念的人現在就在外頭。 她推了門,走進小棧,跟裡面的服務人員打點了物品,要了房間的鑰匙,走上樓梯,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但是,天作弄人的就是,今天冷夜並不想要在這裡留宿,他想要趕快到達普隆德拉,趕快解決這次的事件,就可以趕快回到夢羅克,和他最擔心的那個女孩見面。 就在梓宿進房的下一刻,冷夜推了門,從梓宿隔壁的房間走出。 難道,你們就只能這樣擦身而過嗎? 進了房門的梓宿,心裡一直很不安,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從她的身邊錯了過去,難道是冷夜嗎?可是不可能吧──她是這樣想的。 在這野外的小棧,因為沒有光害,所以夜晚的景色也是美的不得了,天上的月亮圓圓的掛在天上,星星在旁邊閃爍著。跟夢羅克好像──冷夜出了小棧,站在小棧門口,看見天上這美麗的夜景,不禁停了腳步,抬頭仰望著以前也與那個女孩看過的相似夜景。 「不、不可能吧──?」 冷夜突然聽見一個似曾相似的聲音,從自己的背後傳出,他正在努力的思考,這是誰的聲音,可以讓自己如此的心跳加速,可以讓自己這樣的懷念以及感動,是梓宿!對,就是──梓宿。 方才梓宿站在房內,還是覺得忐忑不安,突然想起以前常常和冷夜坐在夢羅克的小巷子內,一起欣賞夢羅克的著名夜景,就連最後一次吵架,也是在那樣的夜景之下,好吧!她決定下去走走,看看心情會不會平復一些,但是沒想到的是,一出門,就看到自己千里迢迢在尋找的那個人在自己眼前,那就是──冷夜冰心。 「冷夜、冷夜!!」 梓宿的眼框滑下了兩條晶瑩的線,她叫著他的名子,努力的向前奔跑,一用力,從背後緊緊的抱住了他,她不要他再離開了,再也不要。而冷夜,他還在錯萼和感動之中,要不是突然的被人緊緊抱住,他可能還不曉得,這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的世界。 「你為什麼要走,你害我走了好久好久才來到這裡,現在可好,讓我遇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你這個壞蛋!大笨蛋──!!」 她哭著,用力的哭著,把這幾天的想念還有對他的心情都哭完,她用著手,打著他雄厚的背,眼裡卻是無限的感動與開心,看不見一絲的怨恨,因為她早已決定,在她下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要好好的跟他說她真正的心情,她不要再這樣子了,她要好好的告訴他,讓他後悔那天的不告而別。 而冷夜呢?他現在的心可是激動的不得了,他恨不得馬上就轉過身來一把抱住她,好好的看看她的臉,她的眼睛,她的頭髮,有沒有著涼了,有沒有受傷了。 「別說了──什麼都別說了──」 他輕聲的說著,在她不停的啜泣聲當中,眼神充滿著溫柔,轉過身來,抱住眼前這個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他好高興,他現在什麼都不管了,就算她要和他一起去,他也會保證自己可以保護好這個她,就算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他現在才發現,以前的什麼顧慮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就好了,不是嗎? 「我、我喜歡你──」 兩個人在擁抱之中,同時從口中說出了這句話,原來,一直以來都想太多了,自己的幸福就在眼前,卻不趕緊把握住,非要等到這種時候,才肯說出口。他笑著、她也笑著,兩個人的心終於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對戀人。 「我可以……吻妳嗎?」 他放開了她,用著深情的眼神,看著現在終於成為他女朋友的這個人。 「我好像不能拒絕?」 她笑了一笑,手一圈,主動獻上自己的嘴唇,兩個人的唇疊在一起,抱著擁吻,在這個星光下。 任何時刻,都要好好把握住眼前的幸福。 不然到了無法挽回的時候,就來不及了。 所以,就讓我們祝福他們吧! 我相信,他們一定會是全王國,最幸福的一對戀人。 永永、遠遠,直到老死。 <全文完> 2004年2月 伶詩(Honir1梓宿、雨的咖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